当前时间: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内检微博 
网站首页 内检简介 内检动态 检务公开 检察活动 公益诉讼 检察文化 以案释法 扫黑除恶
   
    
 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检察文化
 
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
点击数:次  更新时间:2018-12-29 16:16:27

 

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

我们始终相信有一天,鱼跃此时海,花开彼岸天。

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

【作者简介】

孙青松,男,镇平县人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河南省作协会员,内乡县作协主席,《湍河文学》主编,供职于内乡县检察院。2006年开始散文创作,先后在《检察日报》、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、《散文百家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中国散文家》、《华夏散文》等地市级以上刊物发表纯文学作品三百余篇次,获南阳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、“中国散文华表奖”、“吴伯萧散文奖”等奖项,作品分别收入、《河南文学作品选.散文卷》、《中国散文年选》、《中国散文大系.当代卷》、《中国最美散文》、《唯美文精选》等全国性文集。10余篇散文和小小说被江西省、江苏省、浙江省、福建省、甘肃省、河北省、陕西省、上海市、北京市等地,多年选为中学语文阅读试题、高考语文阅读模拟试题,散文二篇选入《小学语文读本》。出版有散文集《渐行渐远的故乡》。

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

曲美冬树

文 / 孙青松

籍贯 I 河南镇平

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

北国冬树,是“瘦身”后的村姑,是减肥后的俊男。它以疏朗的树形,以朴素的色泽,表达着乡村的低调风格;以肃穆而凝重的神态,发散着冬日村庄的没落情调,流露着质朴之美、简约之美、粗犷之美。冬树,是乡野的植被,村庄的美发。 你若细心观察的话,就会欣喜地发现:叶子落光后的乡村冬树,棵棵都是优雅的木线条构图。这木质的树艺,揭示出北方村落的古朴内涵,刻划出不同于南方常青树的落叶乔木的风姿。北国乡村的乔木,依然固守传统的树种 :白杨、柳树、榆树、梧桐、刺槐、楝树、桑树、柿树、枣树、苹果树、桃树、梨树、椿树、构树、皂角树… 这些“土著树木”占据了村庄的闲地,守望着人类古老的营盘,构造成村庄森林景观。来自南国的扇子树、合欢树、香樟树之类,虽已入户北国之村,但属于弱势群体,弄不出大气象。法国梧桐这种“泊来树”,孤军深入中国内陆,确已占有一席之地。尽管这来自西方的“洋树”,人高马大,足足高出乡村“土著树”一头,可一个小虫(麻雀)终究顶不起被单,法国梧桐树也只能偏居一隅,安分守己。乡村林木的状态,大致反映出村落农耕文明遗存和现代文明扩张的胶着程度。 在深冬时节,落叶乔木们铅华褪尽,以素色来表达冬日的荒芜与宁静。冬树之皮,或粗糙,或光润,或斑驳,或纹裂,布满岁月的沧桑印痕;其树皮色泽多样,或黑或灰或铜紫,或灰白或褐黄,混合起来昭示低沉而没落的冷色基调。概括而言,冬树的色泽以灰色为主色,灰黑、灰白、褐色错杂,营造出强烈的低调氛围,暗示着冬日北国村庄的萧疏和荒芜,与冬季寒碜而畏缩的表情相匹配。杨树皮灰白如铝,榆树皮灰暗如生铁,刺槐树皮黑若炭。这些代表性的传统树种,宣泄着乡村冬日的郁闷情绪,让人深受感染啊! 冬树在我的眼中是活脱脱的“树艺”,她们精巧的造形、健美的身姿,常常让我陶醉。这种感觉,正如人们欣赏“时装秀”一样愉悦,而且浮想联翩。冬树之冠大体上都是伞形、椭圆形、纺缍形,亭亭如盖遮蔽着村庄。每一类树木,又各有姿态与风情,耐人寻味。它们的枝条充满神奇,恰当地反映着粗与细、高与低、强与弱、动与静、疏与密、奇与正、直与曲、巧与拙、收与放的对比关系。柳树的枝条如铜丝,淡黄或浅红,柔润而纤细,稠密而飘逸。那曲柳之枝格外别致,如少妇熨烫过的发丝,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榆树的枝条更是大有看相——主次分明,曲直有度。它圆弧形的粗枝,呈盘旋缠绕之状,张扬着阳刚劲健之美,充满动感;那些纤细的枝丫,集束成扫帚之形状,似在打扫天庭。刺槐树一脸的冷峻,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样子,它炭黑的身躯经常保持着俯仰之姿,似乎是一位抗击敌人的勇士,沾一身硝烟与征尘,视死如归。它的粗枝曲折顿挫,具有隶书之美。白杨树昂扬挺拔,清爽干练,活象朝气蓬勃的小伙子。它那鹿角型的短枝,齐刷刷地向树干靠拢,向青天直刺。柿子树的健枝若僵龙冻蛇,向四面八方爬伸。泡桐树的长枝总向路心俯身,似乎在探寻着什么。椿树的枝条象鹰爪,爪指舒展而指尖收敛上卷,似乎是在探囊取物。倒生槐枝条如蟹爪,看样子十拿九稳。枣树鱼骨般的枝桠,布满锐利的芒刺,令人望而却步,不敢亵玩焉。 冬树,也不是单纯地以树冠和枝桠去“抢眼”,它们身上的天然佩件和吊饰——残留枝头的那些风干花果,也给冬树增光添彩,给人不少的愉悦。皂角树上的翅果,锈镰似的挂着;楝树的黄籽儿,一扎一扎地吊着;法国梧桐树密匝匝的绒球儿,恰如正月十五的汤圆;泡桐树上的干花,饭碗般硕大,依旧在枝上集结着;雌椿树上的干翅果比排着,远观去根本不象果实,倒极象烤黄的烟叶集锦。树鸟是冬树的玲珑饰物——衣饰朴素的喜鹊、乌鸦、麻雀、斑鸠、白头翁、灰鸽、布谷鸟、啄木鸟…它们是村林中的“常住鸟”,不像候鸟来回迁徙。冬天的村树上,常有它们生动的点缀,排遣不少冬日的寂寞。最引人注目的冬树饰物,依我看当数鹊巢鸦窝。这些鸟类最高技术水平的“屋宇”建筑,成为抹煞不掉的乡村胎记,装满浓重的乡情。鸟巢,温暖着冬鸟,也温暖着冬日的目光。 冬树,犹如村庄的儿女,日夜守护着寒季中的村庄母亲。冬树灰暗的色泽,与村庄民居灰白、土黄、青灰的颜色相近,有浑然天成的协调;冬树的姿势,与低矮的农舍配合默契,与冬树的萧索景象格调一致。村树在庄上的布局,不是杂乱无章的随意摆布,而是依照约定俗成的“潜规则”合理地栽种。柳树一般在坑旁河边,白杨树常在路侧道旁,刺槐一般在荒地上,榆树往往在房前屋后。我对榆树特有好感,不妨浓墨一笔——房前屋后的大榆树像魁梧的丈夫,他健美的臂膀、温和的手掌,呵护、抚慰着树下的民房,让屋主有安居乐业的平和氛围;而村口的老榆树又宛如老母亲——回归的游子,老远都能看见她在村口迎风而立,俯着驼背的腰身,伸出温暖的手臂,亲切地挥手召唤着。此时此刻,乡情亲情扑面而来,谁都会加快回村回家的脚步。雪天里,雾松使树们变得琼枝玉叶,“花”枝招展,棵棵冬树都出落成冷艳的美人。晴日里,冬树通透干练,“骨感”凸现。阴冷的日子里,歪三扭四的刺槐树环绕着颓废的老瓦房,像佝偻着身子的老人柱杖守望破败的旧屋老宅,烘托出穷途末路的气氛。“多族”杂居的冬树,枝桠交错,有争有让,互相牵手,相呼应,相照应,联手营造冬日乡野林木世界。来去无踪的冬雾,似缕缕乡愁,在树林中漫游,呈现出乡村的朦胧之美。 哦,冬树,北国的冬树,你以清晰的纹理,透视落叶树精致的经络;你以质朴的仪表,标示乡民内敛的本质;你以简约的素描,勾勒冬日苍凉的风貌;你以木质的巨伞,撑起乡村的低碳生活。 曲美冬树,我心目中凄美的乡村掠影啊!

此文发表于《湍河文学》2010年冬季刊、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7年1月20日“后海栏目”(改名:冬树之美),2018年2月2日星期五《南阳日报》白河副刊“作家走笔”栏目(头题),荣获2011年第二届全国吴伯萧散文大赛“入围奖”,收入获奖作品集《书香美域》。


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



【刷新页面】 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 关闭窗口】
上一篇:「内检文化」思念大雁——孙青松 下一篇:【内检文化】孙青松:收留芳草
 
 友情链接
淅川县检察院 新野县检察院 方城县检察院 镇平县检察院 桐柏县检察院 邓州市检察院 卧龙区检察院 宛城区检察院 南阳市检察院
河南省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
网站地图 |  网站留言 |  在线举报 | 
版权所有:孙青松|散文 曲美冬树-检察文化-内乡县人民检察院 2006-2017 @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7039117号
邮件:zhaoyao866@126.com 电话:12309 (24小时自动举报系统)  地址:城关镇工业路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