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时间: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内检微博 
网站首页 内检简介 内检动态 检务公开 检察活动 公益诉讼 检察文化 以案释法 扫黑除恶
   
    
 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检察文化
 
孙青松小小说《亏了这一手好枚》入选《唯美文精选》
点击数:次  更新时间:2018-08-03 17:24:00

 

孙青松小小说《亏了这一手好枚》入选《唯美文精选》

内乡检察2018-08-03 14:42:18

作者简介

孙青松,男,镇平县人,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,河南省作协会员,内乡县作协主席,《湍河文学》主编,供职于内乡县检察院。2006年开始散文创作,先后在《检察日报》、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、《散文百家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中国散文家》、《华夏散文》等地市级以上刊物发表纯文学作品三百余篇次,获“中国散文华表奖”、“吴伯萧散文奖”等奖项,作品分别收入《中国散文年选》、《中国散文大系.当代卷》、《中国最美散文》等全国性文集。有散文被江西省、江苏省、浙江省多年选为中学语文试题、甘肃省2011年高考语文模拟试题。出版有散文集《渐行渐远的故乡》。

孙青松小小说《亏了这一手好枚》入选《唯美文精选》

由于年龄的原因,在那年落叶飘零的晚秋,乡党委王书记退“二线”了。领导干部的“二线”与“退休”,是近义词。组织“谈话”后,老王便知趣地卷了铺盖,告老还乡。

此时,中央“八项规定”伊始。有识之士,热议说:王书记真“走运”,在任的时候,大吃大喝正时兴;卸任的时候,吃喝禁止,可他已经吃美喝得了。

辞别单位,摆脱了“开会”和“会客”的忙碌,在家里黑睡大明起,王书记切实体会到:“无官一身轻”,“回家吃饭好”。手头有了大把的时间,他在宅院里养花种草,下棋练字,喝茶聊天,相当自在。毕竟王书记不是从寒窗下读出来的“士大夫”,这种“隐居”式的生活,他不久就厌倦了。王妻赵氏,素来贤惠。大半辈子里,老公“醉倒在家门口”的壮举,让她欢喜让她忧。“二线”后,老公回归家庭的安静,让她清气了好一阵子。随着老公酒场饭局指数的“断崖式”下跌,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失意,门可罗雀的寂寞,使她这位习惯了“夫贵妻荣”的赵氏,倍感人前面子不足。大老王当年在任时的风光,不时唤起老伴俩幸福的回味——

老王是乡村“泥巴腿”出身的“土干部”,初中没念完,肚子里墨水不多,可头脑活络,善于见风使舵,处事八面玲珑。他先在大队当通讯员,后来任大队支书;“转干”后再接再厉,积年累官至乡党委书记,“混”成了地方上响当当的“人物”。老王身材魁梧,浓眉大眼,能言善辩,能吃能喝,天生是个“有福人”。他当官的年代,没有“禁酒令”、“刹吃喝风”之说。无论办啥事,“成不成,三两瓶”、“酒杯一端,政策放宽”。“感情深,一口吞;感情铁,喝出血”、“一天两三场,一场四五两,把胃献给党”…这些酒场上的豪言壮语,老王耳熟能详,运用自如。尽管“革命小酒天天醉”,喝坏了“党风”,却没有喝坏老王的“铁胃”。酒席间,老王酒令滚流倒背,猜枚划拳才艺过人。用“舌战群儒”、“力挫群雄”之类的词语来夸赞他,实不为过。这正是:酒水横流,方显“草莽本色”。

有一位同僚曾问:王书记,都说你枚好量大,能否向我概括一下你的辉煌“战绩”?“我往东喝到海岸线,往西喝到阿富汗;踏平俄罗斯,横扫东南亚”——老王出口成 章,气壮山河!同僚又问:“那么,算一下这些年,你喝有多少酒,吃有多少肉?”老王掷地有声:“不罗嗦了,一句话:美酒喝有一大油灌车,牛蛋吃有两架子车!”

听罢无语,同僚哑然。

正是在这样浓厚的“酒文化”氛围中,老王的工作干得风声水起,政绩“报纸上有名,广播上有声,电视上有影”,官运一路亨通……俱往矣,好汉不提当年勇啊!念此,老俩口黯然神伤。

偶有感恩的旧部,携礼来家中看望老书记。这让老王感到欣慰。“王书记,你身体这样好,退下来真有点亏啊!”探望中,一位旧部替老领导“鸣不平”。“亏啥呀,我这个放羊娃,能混到乡党委书记这份上,知足啊!何况现在我的儿女们都安居乐业,有房有车不差钱;这时候我激流勇退,让年轻人上来“露一手”,多好啊!你真要非说亏的话,那就是亏了我这一手好枚!“二线”了酒场稀少,英雄无用武之地啊!

闻此“高论”,旧部愕然!

次年春暖花开的时候,老王时来运转了:那冷清了半年多的手机铃声,又热闹起来。每每接完电话,老王总要换上一身体面的衣服,笑味味地对老伴赵氏说:中午我有个酒场,不在家吃饭;你一个人在屋,想吃啥做啥。言毕,骑上摩托车,一溜烟跑了。午后三、四点钟光景,老王一身酒香,满面红光的回来了。这样的饭局,日益多起来。老伴心里犯嘀咕:这老王莫非又被单位“返聘”?要不他哪来这么多酒场?试着问过老王几回,老王总是打哈哈,弄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无奈,下午半晌时,她去领教一位外号叫“百事通”的邻居李先生。明白了赵氏来意,李先生领她到山墙跟,指着墙上的一张红纸说:嫂子,你看那上面写的啥?赵氏一抬头,一帧醒目的“老干体”《陪酒启事》,映入眼帘——

本人系“二线”老干部,赋闲在家,身体尚好,久经酒场,见多识广,擅长陪客,枚好量大。各位乡邻乡亲,若家来贵宾,无合适陪客人选,本人愿意义务作陪。无论天好天坏,刮风下雨,自带雨具,按时到场;无论路远路近,路好路坏,不用接送,自行前往。特别声明:不管酒好酒坏,喝死喝活,责任自负,概与主家无关。

读罢“启事”,赵氏豁然。

碰巧,此时老王又回来了。他一边往院子里推放摩托车,一边模仿京剧《红灯记》里李玉和的唱腔,惟妙惟肖——

临行喝妈一碗酒,浑身是胆雄赳赳。

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,千杯万盏会应酬。

时令不好风雪来的骤,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…

看着老公的得意劲,老伴忍不住打他肩上一拳,娇嗔道:鳖子老王,“二线”了还能喝酒享福,多亏了你这一手好枚!老王不言,会心一笑。

福不可享尽。福祸相乘。两年后万籁俱寂的隆冬日子,“厄运”降临:老王雪天陪客后,酒驾摔伤,右手骨折,住进医院。闻讯,亲朋好友都来病房探望,心情沉痛。老王不愧为“酒精”考验的老干部,革命乐观主义精神“不滑坡”,笑吟吟地劝慰众人说:骨折要不了命,犯不着大惊小怪。只是“老天爷”不长眼,不断左手不伤脚,偏偏让我右手骨折;五指屈伸不自如,亏了这一手好枚啊!

语出惊人,亲友哗然……



【刷新页面】 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 关闭窗口】
上一篇:天寒地冻写春联 红红火火过新年 下一篇:「内检文化」思念大雁——孙青松
 
 友情链接
淅川县检察院 新野县检察院 方城县检察院 镇平县检察院 桐柏县检察院 邓州市检察院 卧龙区检察院 宛城区检察院 南阳市检察院
河南省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
网站地图 |  网站留言 |  在线举报 | 
版权所有:孙青松小小说《亏了这一手好枚》入选《唯美文精选》-检察文化-内乡县人民检察院 2006-2017 @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7039117号
邮件:zhaoyao866@126.com 电话:12309 (24小时自动举报系统)  地址:城关镇工业路66号